06/02/2017: 意大利维罗纳圆形竞技场加建屋面

gmp和sbp共同赢得设计概念国际竞赛

设计:gmp·冯·格康玛格及合伙人建筑师事务所和施莱西工程师事务所(sbp)
gmp:
福尔克温·玛格和胡伯特·尼恩霍夫以及马丁·格拉斯和Nikolai Reich
sbp :
Knut Stockhusen 和 Knut Göppert 以及 Daniel Gebreiter 和 Chih-Bin Tseng
招标方:
Municipality of Verona Piazza Bra’ 1

gmp·冯·格康,玛格及合伙人建筑师事务所和施莱西工程师事务所(sbp)在意大利维罗纳古罗马圆形竞技场加建屋面设计概念国际竞赛中共同获奖。gmp和sbp联合设计方案在八十余个竞争对中脱颖而出,两间事务所将在未来再度合作。维罗纳竞技场屋面加建是gmp建筑师事务所继已建成的Borgo Trento医院和新会展中心外在维罗纳参与的第三个项目。

维罗纳圆形竞技场是目前存世最大最完整的古罗马竞技场之一,已有2000年历史,名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同时也是维罗纳城市的标志,游客终年络绎不绝的风景名胜。竞技场于公元30年在罗马帝国提比略皇帝的统治下建成,直至近日仍有歌剧和音乐会在此上演。竞赛的设计要求为一座可开合和并且可以在未来进行拆除的屋面,建成后的屋面一方面可以为竞技场遮蔽风雨,降低现代城市排放对古建筑的污染,另一方面新建屋面需回应历史建筑以最大的敬意,尽量避免对古竞技场形象和构造的改变。最终gmp和sbp合作设计方案在国际公开概念竞赛中获得第一名。

gmp·冯·格康,玛格及合伙人建筑师事务所在意大利已经有20年成功的执业经历,里米尼新会议展览中心是gmp在意大利完成的首个项目,之后建成的项目包括阿雷佐和维罗纳会展中心、安科纳机场、博洛尼亚科学技术中心和维罗纳Borgo Trento医院。

中标概念将在竞技场上方安置一座压力环,其上固定有可开合膜结构。屋面为椭圆形覆盖于竞技场上方,支承结构自体产生的空间可以安装照明设备,对舞台技术设施实现有效补充。可开和缆索网络呈扇形,之上固定膜结构,两者精巧的结合可为竞技场遮蔽风雨,而在晴朗的日子屋面结构则可以收合隐藏于支承环结构之下。膜结构屋面展开时首先会从所在位置升起至压力环处,之后沿缆索结构伸展张开。设计者对可开合屋面的魅力进行了如下的描述:这样的开闭方式的屋面设计前所未有。自动开合屋面技术的完善已在几个大型体育场项目中得到了证明,例如已建成的法兰克福体育场、华沙波兰国家体育场和布加勒斯特体育场,维罗纳竞技场屋面设计不仅推进了现有技术发展,并且赋予其崭新的演绎。屋面展开时伸缩缆索通过绞盘沿着椭圆形压力环滑行至最终位置。全面展开的缆索与位于建筑地下的液压系统预设连接。最初折叠状膜结构屋面将沿着放射分布的缆索扇形打开。在到达最终位置之前几厘米处,液压张力机械结构将捕获首个到位的张力滑臂,并为膜结构提供所需预张力。

如此以来在屋面打开的情况下,竞技场上空开放式的现状将不受影响。从建筑外观角度,加建屋面几乎并不可见,最大程度的尊重了这座古罗马竞技场的原貌。而鸟瞰整座体育场时,封闭的屋面如同一个贝壳轻盈的覆盖于建筑之上,为古建筑提供了保护。

gmp建筑师事务所和sbp工程师事务所成功的合作经历
gmp建筑师事务所和sbp工程师事务所在大型建筑结构设计和历史建筑的维护和改建领域有过多次成功合作。两家事务所合作设计了数座世界杯和欧洲杯体育场,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的改建也是两方合作完成项目的杰出代表。设计均极大的尊重了原有建筑,并在历史建筑基础之上寻求革命性的新技术解决方案。若干已落成的大型体育场馆充分证明了两所事务所在复杂的植入式自动开合屋面结构设计领域取得的成绩,例如华沙波兰国家体育场、布加勒斯特体育场和法兰克福体育场。精巧的支撑结构和大跨度膜结构屋面可赋予现代体育竞技场所全新的功能和空间体验。

按摄影师
gmp Architekten / Google Earth

gmp Architekten / sbp / a-promise

get pdf
arrow图片arrow